唯快不破谷小酒!刘飞:行走在白酒江湖的“火云邪神”
2019-09-22

刘飞的颜值,完胜梁小龙所饰的火云邪神。但当他说出“天下武功,无坚不破,唯快不破”的经典台词时,笔者怀疑:在他前小米PR总监、谷小酒创始人兼CEO身份的背后,火云本尊灵魂附体。

寸头、广额、疏眉隆鼻、深目阔口;白T恤、褐短裤、黄皮凉鞋——IT大叔的休闲风藏都藏不住。老总办公室的门一关,他就大大咧咧的趺坐在真皮沙发上,谈到兴起处,还会撑起身来比划两下。

访谈的气氛一点也不拘束,但笔者却一点也不轻松。刘飞的思维敏捷而发散:你甚至可以看到,无数个点子以他为圆心迸射,以极高的速度撞在墙上嗒嗒作响,然后再以无法预测的角度反弹开去。一如他飞快的语速,一如飞快崛起的谷小酒。

01

闪电拳!“火云邪神”惊酒业

对白酒界而言,谷小酒真的很“邪”。

2017年底问世,在白酒圈子里举目无亲,一年多的光景,怎么就做到了线上销售6000多万,铁粉用户向百万靠拢,融资几个亿的地步?

尤为令人惊心的是,这6000多万的线上销售,全是面向C端的,若以白酒业B、C端的价差论,谷小酒的销售早已破亿!

而如今,谷小酒的四川线下攻势又将展开,今年目标3个亿;攻擂高端领域,以解决“只藏不喝”为诉求,通体老酒,天青作颜,糅《瑞鹤图》与《千里江山图》之妙韵的千元众筹酒“万里宋境”惊爆眼球;成都市武侯区政府更是将其视为“成都名片”,重点扶持,各种优惠政策给到手软;更与宜宾市江安县政府签约,以重点招商的身份在当地投资3亿元建设合计300亩、首期100亩,百分百控股的现代化数字酿造车间。

“做惯了互联网,白酒的动作就像慢镜头。”说这话时,刘飞摊开手,有些无辜的耸了耸肩。

一语惊醒梦中人!

当我们以白酒界的固有眼光来评判谷小酒,诧异于它发展的神速时,却忘了刘飞赋予它的互联网属性。

谷小酒其实并不神秘,刘飞只是做到了三点:酒好、给用户远超期望的价值体验、极速且不间断的改良。

简单、极致,于是化腐朽为神奇。

刘飞知道,互联网大数据和用户口碑终将破除一切虚妄,因此,他实诚得可怕,实诚得让做白酒的人们觉得“邪”。

酒是地道产区收的,茅台镇、宜宾,专挑老酒储量大、酿酒总工牛、上规模的酒厂,拉着一帮子老酒客去尝着买;

价往实惠里做,渠道、广告费用一刀切,全投在产品上。同酒质的情况下,人家卖四、五百元,他卖一百来元;

赠品,怎么大方怎么来:花三百多元买两瓶酒,送一套成本小一百,放在豪宅里也不丢份儿的高档陶瓷酒具;

用户对快递不满意,不问对错,先赔一瓶再来说话。要是对产品有建言,合理的马上采纳,24小时内协同供应链,说改就改。

“我每天至少花一个半小时来看用户留言。有天晚上,有用户反映,到手的两瓶谷小酒上的生产日期字体大小不一。我立即叫上供应链的负责人,去厂里查找、解决问题。当晚就废掉了近两万个酒瓶,还扣了他一万块钱。”

刘飞的这番话,让人汗毛直竖。

一年多的时间里,刘飞自己都记不清谷小酒到底改良迭代了多少次。但他明白,每一次的改良,都更好的满足了人们的愿望,都让他离极致更近了一步。

快,飞起来一般的快,疯狂而高效的工作。笔者可以理解刘飞的不修边幅和穿着随性了:在这样的工作节奏下,倘若再把自个儿包裹在西装革履里,恐怕真要把领带往日光灯管上一挂,投缳而去了。

打从一开始,爱喝酒的刘飞就在用互联网的产品竞争法则来做谷小酒:东西得好,用户拿到手里不仅得满意,还得“咯噔”一声捅破他的期待天花板。

时不我待!来自互联网的刘飞,带着一群同样来自互联网的哥们,按着互联网的套路出牌——干脆利落,以快打慢。

02

水磨功:白酒供应链渐次“疯魔”

在刘飞以“快”而成就谷小酒的同时,也改变着白酒供应链条的状态。

初入白酒业时,刘飞很不适应其慢吞吞的节奏。用他的话来说就是:“在互联网行业,手机24小时开机,凌晨谈生意是家常便饭。在这儿,下午5点以后居然就没人搭理我了,搞什么飞机!”

而这还只是小case,更要命的是,酿酒的、做酒瓶的、做瓶盖的、做印刷的、做物流的联起手来欺负他,要么嫌他量小不给做,要么价格高到没法承受。

刘飞别无他法,只能一家一家的去磨。

他给人家谈长远的眼光、商业的逻辑;他给人家画逼真的愿景;他给人家讲某企业当初是如何看不上小米雷军,后来又如何悔之无及的故事......他就像伊甸园里的那条蛇,引诱着供应链上不傻也不天真的人们。

或许是朋友帮衬的人脉,或许是舌灿莲花的功夫,或许是精诚所至的感动,总之,还真就有些人接了他的招。

然后,这些接招的人的噩梦就开始了。

比如,为了让印刷和原图设计毫无色差,刘飞可以带着一帮人在甲醛弥漫的印刷机前蹲5个小时。印刷厂的人下不了班,眼睁睁的看着打出来的铜版纸在地上叠了一米多厚,价值几千元,心在滴血,还得遭受刘飞等人喋喋不休的精神摧残......

再比如,人家一单子就可以搞定的事,刘飞非要分成十几个单子下!量小要求多,举起可爱的小洋铲,一铲一铲的铲得大家欲仙欲死。

一年下来,谷小酒脱胎换骨,越做越精致,供应链的人们却被玩坏了。

然而,面对刘飞,他们早已欲罢不能。

给陶瓷厂的酒具订单一下就是20万套、年销几百吨茅台镇的酱酒到消费者手里、四川的快递物流量排名第一......痛并快乐着,刘飞兑现了当初的承诺。

一个行业的迟缓,绝不仅仅是某一家企业的迟缓,环环相扣的迟滞往往令人绝望、无力。若从行业的角度来评价刘飞的贡献,以年轻化线上小酒精准切入,并以此为滥觞的谷小酒是其一,带动白酒供应链加速,为其注入互联网时代所应有的活力当为其二!

至少,在刘飞这里,在谷小酒这里,供应链的经脉已经打通。

03

执念禅念:快慢之间的如酒人生

凭着一身唯快不破的极致功夫,刘飞在白酒业里所向披靡,虽不敢说独步江湖,却也堪称另辟蹊径。

他改变着这方天地,这方天地也改变着他。

若以《孙子兵法》论,互联网大概算得上是“其疾如风”和“侵略如火”,而传承千载的白酒业,则代表着“其徐如林”与“不动如山”。

真正的高手,懂得阴阳相济的道理。

刘飞说,他正在努力让自己慢下来。

去年,刘飞用卖手机的思路来卖白酒,要求仓库里的酒必须在六个月内卖出去。结果,他有整整两个月无酒可卖。

货好不容易到了之后,刘飞只好腆着脸去跟销售们说:“我错了!求求你们,卖慢一点!”

有感于此,刘飞决定把赚来的钱和融资砸到做酒上去,自己的车间,自己的管理团队,做出酒来自己存着,不到三年不启封。

但即便如此,刘飞也在去年盈利了一百多万,这让打定主意先亏五年的他生气极了。

“这是我们的耻辱!但凡真正做大事的,哪儿有第一年就赚钱的?”刘飞说,这件事儿让他在好长一段时间里,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。

一年多的时间里,刘飞坚持只做线上,他默默的在小米有品、天猫、京东上积攒着百万数量级的种子用户。在他眼里,这些被详细数据化的“上帝”就是谷小酒最宝贵的财富。他审慎的判断着线下导入的时机,不动则已,动则冲霄。

别人是从线下到线上,他是从线上到线下。快慢之间,虚实之道,逆练血脉的谷小酒能否神功大成?

或许在刘飞看来,这并不重要。快,不是要出风头;慢,不是自废武功——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给人们一瓶极致的好酒,永不止歇的去满足他们的需求:不论是外观、内涵、口感,还是价格。

“所有的企业都有生命周期,这是自然规律。我所期望的,就是让谷小酒尽量活得久一些,并且在它活着的日子里,做好白酒的点点滴滴。即便是有一天它不在了,人们还会说起它,念着它的好。”

刘飞的话,让笔者想起了日本战国有第六天魔王之称的织田信长。此公在豪赌性命,夤夜出兵桶狭间前曾和歌一首:人生五十年,下天之内,岂有长生不灭者?浮生幻梦,譬如朝露;风流人物,刹那繁华!

拼命奋斗的另一面,就是坐看云起的豁达,而在这转换之间,人生的价值便绽放出了万丈光华!

刘飞说,做白酒是快乐的。他们看得起自己的酒,他们自己知道,那是真正的好酒。累了、苦了,他们可以聚在一起,喝个痛快;乐了,赢了,他们可以举杯遥敬那些素未谋面,以百万计的酒友,天涯若比邻。

入魔也好,邪神也罢,刘飞已然化佛。